<code id="ztg7c"></code>

<th id="ztg7c"></th>
<big id="ztg7c"><em id="ztg7c"></em></big>

  • <th id="ztg7c"><sup id="ztg7c"><span id="ztg7c"></span></sup></th>
      <th id="ztg7c"></th>
      <code id="ztg7c"></code>
      
      <th id="ztg7c"><video id="ztg7c"><span id="ztg7c"></span></video></th>

      <big id="ztg7c"></big>

      <nav id="ztg7c"><video id="ztg7c"></video></nav>
      選擇一所學校...
      返回到頭條

      本周新書推薦——《北京:城與人》

      6/17/2019 5:18:00 PM 魯迅書院 閱讀:5887次

      2019年高考語文試卷(北京卷)中第四大題閱讀理解題《北京的“大”與“深”》選材于趙園的隨筆集《北京:城與人》。該書是趙園作品系列8本圖書中的其中一本,魯迅書院館藏了該系列圖書,本周推薦《北京:城與人》。 

      書 名:北京:城與人

      作 者:趙園

      出版社: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

      出版年:2014

      ISBN 978-7-303171668

      索書號:I267

      適讀人群:教師、學生等

      北京:城與人.jpg

      作者簡介:

      趙園,河南尉氏人,1945年出生于蘭州。退休前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與明末清初思想文化研究。著有《艱難的選擇》《論小說十家》《北京:城與人》《地之子》《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制度·言論·心態——〈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續編》《易堂尋蹤——關于明清之際一個士人群體的敘述》《想象與敘述》《家人父子——由人倫探訪明清之際士大夫的生活世界》及散文隨筆集《獨語》《紅之羽》《世事蒼茫》等。 

      趙園.jpg

      內容簡介:

      本書既不是一部研究北京文化史的書,也不是研究北京文化的某一具體門類的書,所談論的是城與人,一個大城與它的居住者,一個大城與它的描繪者。包括話說“京味”、何者為“京味”、風格諸面、當代數家、京味小說與北京文化、文化的北京、文化眷戀與文化批判、家族文化·商業文化·建筑文化、文化分裂與文化多元等角度展開論述,極有學術價值。

      八十年代做出的學問成果讓人欽佩贊嘆不已。北京在中國歷史版圖中從來都是占據著不可忽視的地位,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亦然。趙園從老舍、鄧友梅、劉心武、汪曾祺等現代作家的代表作為研究資料和基石,多角度多方位展示文學作品中的北京城與北京人,在作家的目光中搜尋和概括北京這座城與城中人的特色。趙園選取的作家作品很有代表性和說服力,能夠真正帶讀者親近和感知北京城與人,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成功了。

      關于作者:

      趙園:與一些有非凡氣象的人物相遇讓我心存感激

      時間:20187

      1998年北大百年校慶中與研究生同學.jpg

      1998年北大百年校慶中與研究生同學合影(右三)

      1、您目前的生活狀態如何?

      以年齡論,我目前的生活狀態不能再好了。2013年退休,事后看來,真的是一種解脫。首先是由單位的人事環境中解脫,幾十年間在社科院文學所,有太多無謂的消耗。此外,退休使我擺脫了“課題”之為“任務”,可以選擇自己想做、認為應當做的題目。盡管工作的強度沒有降低,心態已然不同。這對我很重要。

      慶幸于退休,也因為有些事不能再拖。時間很嚴酷。去年秋天以來,我就發現自己的思維能力在鈍化。這不能不讓我緊張。最近看俄羅斯世界杯,一再提到的,就有時間。一代球星的離去,你縱然不舍,不忍,也無可奈何,是不是?你自己被時間消磨,雖不能與那些巨星相比,“自然規律”的無情,對誰都一樣。

      2、如果把您長達幾十年的學術研究劃分為幾個階段的話,您會怎么樣來劃分?現在的學術環境和您那個年代相比,您認為有什么變化?

      似乎沒有出于設計的階段劃分。一定要劃,只能將研究現當代文學與考察明清之際的思想文化分為兩截。這樣分也有道理,因為后一段工作更遵循學術規范。我有機會還會談到,在我看來,參與推動引入學術史的視野與學術規范,是陳平原的一大貢獻。八九十年代之交的學術轉型,人們往往歸結為外部環境,我卻認為,即使沒有外部的變動,中國的學術也會轉型。不只是為了與國外學術對話,更為了學術自身的發展。

      轉向明清之際,我個人最大的收獲,也在學術視野的擴展和因了向經典學習而有的對學術的敬畏。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因荒蕪已久,給你一種錯覺,似乎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明清之際不然,這塊土地有許多真正的大師耕耘過,你不可能不知道天高地厚。對于初涉學術領域者,這是一個適時的警醒。我從來不“狂”,卻見過別人年少輕狂。或許要有更多的閱歷,更廣泛的比較,才能將“狂”轉化為創造力。

      我還想說,我退休得正是時候。雖然少了在職研究人員由課題制獲利的機會,能夠不受現行的學術評價機制限制,在長達幾十年間,幾乎所有時間都歸自己支配,對于我,太幸運了。若不是貪戀這種條件,我或許會選擇離開,也確實有機會離開。我進入文學所,在“文革”結束不久。汲取了“文革”前搞“集體項目”的教訓,我所在的研究室鼓勵個人研究。我不敢說這種條件對所有的同事都有益,我確實看到一些年輕同事的荒廢,但我自己受益是無疑的,沒有這種條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氣轉向明清之際。

      3、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和之前研究的中國現代文學,您更偏愛哪個?

      我著述不多。一定要我在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和之前的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之間,挑出一本較少遺憾的作品,那只能是《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吧。較之之后關于明清之際的寫作,那一本寫得比較生澀,但其中生機流溢。寫那本書,處于思想極其活躍的狀態,感觸之多,自己都無暇應接。有過學術工作經驗的同行或許都能體會,這種狀態,你一生中或許只有一次,不大能重復。在我迄今為止的“學術生涯”中,那確實是僅有一次的經歷。

      做現代文學研究,也偶有這種狀態,比如1985年寫蕭紅。那也像是一種遇合,以你當時的狀態恰恰遭遇了理想的對象。

      兩段學術工作一定要問我更偏愛哪個,只能是后一段的吧。兩個領域對于我都是陌生的。無論進入中國現代文學還是明清之際,無不是“空著雙手”。但后一段畢竟更有挑戰性,無論在知識方面,還是難度方面。進入這一歷史世界,與一些有非凡氣象的人物相遇,讓我心存感激。這在我,也是學術工作中的最好補償。

      4、不管是引人關注的學術著作《論小說十家》《北京:城與人》《明清之際士大夫研究》,還是隨筆集《獨語》《紅之羽》等,您對自己的著述最看重的是?

      這是兩種不同的寫作,學術性的與非學術性的。我會寫一點隨筆,現在也還在寫。隨手記下偶爾想到的一些,飄忽不定的思緒,往日生活的片段,對自己正在進行的工作的思考,等等。這已經是一種習慣,一種生活方式。手邊隨時有紙和筆,行囊中也一定有紙和筆。我會告誡年輕學人,讓寫作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就不會那樣懼怕寫作了。

      如果要我自己比較,我更看重的仍然是自己的學術作品。并不只是因為正業、副業,而是投入更多,“用情”也更深。這兩種文體各有功能,不能相互取代。學術工作所能達到的深度與廣度,并非隨筆所能——當然,真正的大家除外。 

      5、假若倒退十年,您有哪些遺憾最想彌補?

      如果你問的是學術,我想,沒有特別想彌補的遺憾。因為做每一個題目都全力以赴,至于做得好壞,是水平問題。

      如果不限于學術,那么我應當承認,學術這個行當,對從業者的要求太苛刻。回頭看,你會發現犧牲了太多。比如長期的功利性閱讀,失去了為讀書而讀書、為了享受讀書而讀書的樂趣。那種單純的快樂只存在于記憶中。此外還不得不壓縮其他愛好。每一種職業都有代價。我并不后悔當年選擇了學術。我沒有足夠的活力,創造力。做學術,稟賦優異自然好,若沒有天賦,仍然可以以勤補拙。但如果有年輕人向我咨詢,我或許不會鼓勵他們選擇學術。他們可以有更豐富多彩的人生,活得更加生機勃勃。

      6、您希望自己的研究與現實的關系是怎樣的?

      曾有年輕人向我提問:從事學術研究是一種“紙上的生活”,你對這種生活“有沒有產生過虛無感?”“有沒有想象過其他的生活方式,比如那種實踐型的、參與型的知識分子生活?”這位年輕人顯然已有成見在先,認定我是排斥“實踐”“參與”的書齋動物;而且有等級劃分,“實踐型的、參與型的知識分子生活”優于“紙上的生活”。提問者或許以他的某些師友為尺度,以為不合于那種尺度的選擇都不大可取,至少需要解釋。

      我真的不認為需要解釋什么,需要為自己不符合某種期待而抱歉。這種劃一標準、成見在前的質疑,只是讓我覺得無奈而已。我與現實的關系,在我從事學術工作的問題意識中,也會以隨筆的形式直接表達。我不認為從事學術與關心現實不能兼容。你如果選擇了學術作為職業(且不說“志業”),就應當要求自己做一個合格的學術工作者,做好你的專業研究。至于用何種方式對現實發言,可以有多種選擇,也可以選擇不選擇。不選擇,不存在道德或道義問題。明清之際時論苛刻,卻也仍然有通達的見識。對這種見識我特別欣賞。“以理殺人”是傳統文化中最不應當“繼承”的東西。讀一讀《儒林外史》,就知道那種道學面孔的可憎。

      我從來不以“公知”自期,我尊敬那些能對公共事務作出有力反應的知識人。也有號稱“公知”卻以辯護不公不義為己任者,所謂人各有志。至于我自己,如果有一天討論當代史,一定會憑借了已有的學術訓練,使自己的言述堅實、有說服力。如果能做到這一點,還是要感謝學術經歷對于我的賜予。

      7、您認為做學問之道是什么?

      這是個太大的問題。我不長于大判斷。我關于學術的思考,寫在了學術作品的后記中。《想象與敘述》附錄的兩篇《論學雜談》,不全是為年輕人說法,更是我個人的經驗談。能不能與年輕學人分享,我沒有把握。他們有他們所處的情境、治學條件。也像我們不能復制前輩學者的學術經歷那樣,他們也沒有必要復制我所屬的一代的“治學道路”。

      我看重的,更是年輕人對職業的態度。職業倫理與其他倫理實踐相關。一個人沒有職業的責任感,我很難相信他在其他事情上能夠負責。

      8、您認為當下作為年輕人應該如何培養閱讀古典經籍和理論著作的興趣?

      我曾勸一個年輕同事讀點古籍。我確實覺得,知識基礎薄弱,在現代文學研究界尤其突出。因為缺少了某些知識準備,我們甚至不能參與與專業相關的議題的討論。例如關于新文化運動。去年是新文化運動100周年,無論官方還是學界都悄無聲息,安靜得有點奇怪。明年五四運動100周年,想必會大舉紀念。但你仍然繞不過有些問題,比如如何重估新文化運動對于傳統文化的批判,如何在眼下的“國學”熱、傳統文化熱中回望五四。

      中國現代文學史前后僅三十年,這樣重大的問題都不能面對,作為專業人士是否合格?我自己因為后來轉向了明清之際,與原來的專業拉開了距離。但在有些場合,還是會以現代文學專業工作者的身份發聲。比如關于啟用《三字經》《弟子規》之類作為蒙學教材,比如對于傳統中國的宗族文化缺少應有的批判。《家人父子》的《余論》兩篇,是對這些問題的回應。寫“家人父子”這一題目,問題意識就是在現代文學研究中形成的。

      至于理論,我承認自己缺乏相關的能力,卻始終有理論興趣。“文革”前讀大學本科,就自覺地讀馬恩兩卷集,“文革”中則讀官方推薦的馬列的六本書。1980年代新思潮滾滾而來,雖然吃力,仍然努力地跟讀。直到近年來讀不動了,還盡可能由別人的論述中間接地汲取。我希望年輕學人有理論興趣,有對于新的思想觀念的敏感,有對于其他學科最新發展的關注。你可以在其他方面“偏勝”,但既揚長又補短有何不好?

      9、您研究寫作之余最大的興趣愛好是什么?有哪些滿意的“玩兒票”經歷?

      我的興趣還算廣泛,對電影,對音樂。甚至會每四年世界杯當一回“偽球迷”。最近看紀錄片《夢巴薩》,很陶醉。感興趣的不只是小羅(羅納爾迪尼奧)、梅西的球技,還有巴薩與加泰羅尼亞民族認同,一個足球俱樂部與一個國家的歷史。1980年代曾經寫過幾篇影評——充其量不過是“觀后感”罷了。對于影視文化的興趣卻始終不減。欣賞的不只是劇情,有時候更是演技。但愛好歸愛好。記得讀到過池莉的一句話,一個人一生只能做成一件事。當然說的是我輩凡人。民國學人,就大有一輩子做了多種事且無不成就斐然的。

      發現自己仍然保持了知識方面的饑渴,對于陌生領域的好奇心,包括屬于“青年亞文化”的流行文化,網絡用語,等等,汲取知識仍然如恐不及,我很欣慰。如果有一天成了“九斤老太”,那就真的無可救藥地老了。

      人們關于“學者”尤其女學者往往有刻板的印象。記得有一回聊天,談到當時巴西女足的瑪塔,男同事竟然驚呼起來,像是撞見了怪物。這似乎也是一種病,模式化,類型化,先入為主。生活世界那么廣闊,學術工作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當然在我,是占據了最多時間的一部分,也仍然不是全部。

      10、假如能和一位古人對話,你最想和誰、對他(她)說什么?

      我不大想象這種事。也不以為自己能和任何一位古人對話。我只需要讀他們,想象他們就夠了。讀史景遷寫張岱的那本,反而不想見到張岱了。國外漢學家的想象力太豐富。我受不了的,是他們的“繪聲繪色”。我自己絕不會嘗試寫歷史故事。倒不是有考據癖,而是總會想到別種可能,或許,如若。我不相信自己真的能貼近那個時代,走近那些人物。但我說過,被光明俊偉的人物吸引,是幸運的事。

      不想象與古人對話,或許也因了年紀。我曾經對魯迅極其傾倒。讀研期間接觸郁達夫,也一度迷戀。那更像是一種遲來的青春熱情。我沒有小說才能,不能在幾十年后把那種情感體驗清晰地描述出來。進入明清之際,也曾經為人物吸引,比如對方以智,比如對當時的北方大儒孫奇逢。只是這時候的我,心理已經不再年輕,倒是容易看出表面光鮮背后的瑕疵,敘述得似乎周嚴中的破綻,也就不那么容易過分投入。這樣一來,學術工作難免少了一點樂趣。

      11、您怎么看待退休之后的“閑”,您日常生活中是否有自己的養生之道?

      我已經說過,退休后我的寫作強度不減,還沒有過真正的退休生活。我希望把手頭的工作大致完成,讓自己進入退休狀態,讀點閑書,聽聽音樂,隨意走走,逛逛超市,買塊衣料做件衣服。或許最想讀的仍然不是“閑書”。比如已經在搜集書單,如果當時視力允許,想集中一段時間讀關于蘇東的書。

      我不大注意養生。過得隨性,物欲不那么強烈,大概就是我的養生之道。

      12、您同時代的同學朋友,有很多著名人士,您平時怎么交往?您最看重朋友的品質是怎樣的?

      你不覺得我們現在的“大師”“大家”“學術重鎮”“著名人士”太多了嗎?至少我不“著名”。我倒是以為,無論我還是我的那些友人,學術成就、學術貢獻都被高估了。有一句老話,“頭重腳輕根底淺”。缺少“根柢”,腹笥太儉,是這一代學人的普遍狀況。我們憑借的,固然是各自的努力,卻更是機緣。“文革”結束后百廢待興這一機緣。現代文學不像古代文學,積累深厚,也就有了較大的空間可供施展。我只能說,我和友人各自盡了自己的努力,在學術上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這就夠了。至于生前身后的名,別人的褒貶毀譽,真的用不著過于介意。

      近些年老友間情誼仍在,交往卻漸疏,也是發生在時間中變化。我得到的較多的,是來自比我年輕的朋友的支持與鼓勵。人生在世,需要的并不多。那種可以信賴、必要時可以托付的感覺,真的很美好。

      對于人,我最看重的,是我已經提到的“光明俊偉”。這更是境界、氣象,而非你所說的品質。或許應當承認,我還不曾在生活中遇到過稱得上“光明俊偉”的人物,我自己更不是。

      13、您認為幸福是什么?

      這也不是我長于回答的問題。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幸福。或許因了早年讀童話、民間故事的經歷,我常常會想象另一種生活,寧靜的,單純的。生活在一個單純的環境,在一個內部關系正常的機構,做一份不需要過分占有你的工作,也無需隨時為時政揪心——那應當是一個更正常的社會。如果有這樣的社會,可以這樣生活,我會覺得幸福的吧。

      這不像是什么高大上的回答。我們這一代曾經有共同的箴言,比如青年馬克思所說的,“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為人類福利而勞動的職業,我們就不會為它的重負所壓倒。”“我們感到的將不是一點點自私而可憐的歡樂,我們的幸福將屬于千萬人。”不知當下的年輕人是否還能像我們當年那樣被這樣的箴言打動?

       

      文字來源:

      [1]趙園:與一些有非凡氣象的人物相遇讓我心存感激.北京青年報.

      [2]趙園.北京:城與人[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

      [3]豆瓣讀書.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01684/.

      男女真人裸交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