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wbr id="cx19m"></wbr>
      <dd id="cx19m"><ruby id="cx19m"></ruby></dd>

          1. 選擇一所學校...
            返回到頭條

            本周新書推薦——《論語譯注》

            6/23/2019 8:00:00 AM 魯迅書院 閱讀:4790次

            2019年高考語文(北京卷)第二大題文言文閱讀題:

            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1】也。貧與殘,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2】必于是,顛沛必于是。”(《論語?里仁》)

            注釋:【1】處:處在、居處。【2】造次:倉促之間。

            ①“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本句中的“其道”指什么?全段表達了孔子的什么思想?

            ②“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楊伯峻《論語譯注》認為,“得之”應改為“去之”;也有學者認為,“不以其道得之”的“不”字應刪去。請根據以上兩種不同解讀,分別解釋句意。

            本周推薦楊伯峻先生的《論語譯注》,大字本和典藏版兩個版本。

            書名:論語譯注(大字本)

            作者:楊伯峻先生譯注

            出版社:中華書局

            出版年:2015

            ISBN978-7-1011-0720-3

            索書號:B222/56

            適讀人群:教師、學生、研究人員

            論語譯注(大字本).jpg


             《論語譯注》(大字本)書影

            書名:論語譯注(典藏版·附論語詞典)

            作者:楊伯峻先生譯注

            出版社:中華書局

            出版年:2015

            ISBN978-7-1011-0778-4

            索書號:B222/57

            適讀人群:深入學習、研究《論語》或古代漢語的讀者

            論語譯注(典藏版).jpg

            《論語譯注》(典藏版)書影

            作者簡介:

            楊伯峻(19091992)原名楊德崇,湖南省長沙市人,著名語言學家。1932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后歷任中學教員、馮玉祥將軍研究室成員、廣東中山大學講師、湖南民主報社社長、湖南省政治協商會議秘書處處長、中共湖南省委統戰部辦公室主任、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蘭州大學中文系副教授、中華書局編輯、中國語言學會理事等。他在語言文字領域的貢獻主要體現在古漢語語法和虛詞的研究方面以及古籍的整理和譯注方面。

            主要著作:《列子集解》、《論語譯注》、《孟子譯注》、《春秋左傳注》、《中國文法語文通解》、《文言語法》、《古漢語虛詞》等。

            楊伯峻.jpg

              楊伯峻先生像


            內容簡介:

            《論語》20篇,記載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蘊涵著儒家最為核心基本的思想,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經典。在古今諸家注疏中,尤以今人楊伯峻先生的譯注兼具權威性與可讀性,被公認為最適合于當代讀者的《論語》讀本之一。

            《論語譯注(大字本)》為簡體大字本,加大開本及字號,版式疏朗,雙色印刷,原文、譯文及注釋三部分層次清晰、重點突出,便于查找,可有效減輕視力負擔。各篇前配以清刊本《圣跡圖》,使閱讀過程更為賞心悅目。

            《論語譯注(典藏版·附論語詞典)》是《論語譯注(大字本)》的擴充版,增加了原來簡體字本沒有排而原來繁體字本有的《試論孔子》、導言例言、《論語詞典》等欲深入學習、研究《論語》或古代漢語的讀者,可以借此一覽楊伯峻《論語譯注》的全貌。

            知識背景:

            《論語譯注》緣何年銷四十五萬冊

            路艷霞 李揚

            在中華書局網站首頁上,語言學家、古文獻學家楊伯峻譯注的《論語譯注》簡體字本去年賣 33.8 萬冊,加上繁體字本等各種版本,該書全年總銷量達 45 萬冊,創下歷史新高。

            同時,隨著傳統文化熱度的升溫,中華書局出版的“中華經典藏書”叢書及“中華經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譯”叢書的銷量也連續三年增長。

            《論語譯注》一年銷售翻番

            這是一組耐人尋味的數字:2006 年,中華書局根據讀者需求推出《論語譯注(簡體字本)》(楊伯峻譯注),當年賣出 6000 冊,時至 2015 年銷售 15.6 萬冊,2016 年則比 2015 年的銷售翻了一番多。

            依舊是來自中華書局的數據,其旗下基礎圖書分社出版的“中華經典藏書”叢書及“中華經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譯”叢書占分社所出圖書比例連續三年增長,分別為 52%60%65%中華書局市場部主任李忠良面對這組數字,表示“有些吃驚”。據悉,根據市場反饋,《論語譯注》衍生出隨身版、大字版、典藏版、線裝版、國民閱讀叢書版、簡體本、繁體本等多個版本,其中國民閱讀叢書版從 2012 年至今印刷 11 次,簡體本印刷28 次,繁體本印刷 36 次。

            國學經典也成書店熱門。北京中關村圖書大廈有一個銷售數字,《論語譯注》(楊伯峻譯注)半年來銷量 1500 本,遠高于往年。京東圖書的銷售數據也證實了這一點,《論語譯注》位于社科圖書暢銷榜第 12 位,高于不少熱門圖書,而《詩經》《山海經》同樣在暢銷榜上爭得不錯位次。高端的專業國學經典熱銷,專業出版人大呼意外。上海古籍出版社副總編輯田松青三年多前開始策劃國學典藏系列叢書,“我看到網上有一些讀者反映,希望讀到古人對經典的注釋和評說,讀更原汁原味的古籍。

             2013 年左右,上海古籍出版社嘗試推出了包括《論語》《詩經》《周易》等在內的首批圖書,反響不錯。此后逐年加大規模,如今已推出包括《牡丹亭》《桃花扇》《近思錄》等在內的 60 種。這些過去擺在學者案頭的讀物,沒有今人今譯,竟幾乎每種書都會重印,“每年每種書首印量在 4000 5000 冊,但一年之內都會重版。”田松青透露,如果在過去,這類學術高端讀物頂多印一兩千冊。

            從經典原著尋傳統文化之源

            “沒有《論語譯注》,我就讀不懂《論語》原文了,它與市面上很多隨意給《論語》中某些字詞作‘新解’的注本大不一樣。閱讀經典,選對注本太重要了。”這是一位讀者在某網上書店留下的購書感言。

            楊伯峻先生的《論語譯注》初版于 1958 年,以注釋準確、譯注平實著稱,每章分為原文、注釋、譯文三部分。譯文流暢明白,不但給專業研究者提供了研究線索,更便于普通讀者正確理解《論語》,因此在學界和讀者中享有盛譽,古文字學家張政烺曾撰文贊譽楊伯峻的《論語譯注》和《孟子譯注》為同類著作的典范。

            中華書局編審崔文印認為,楊伯峻《論語譯注》的最大特點,是譯文和注釋能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在眾多的異說之中,為什么要選這一說而不選另一說,楊先生在注釋中都作了說明,讓人讀了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楊先生的譯文盡最大努力使其符合當時的語言環境及其表述的內容,一絲一毫都不肯放過。”崔文印說。

            當然,《論語譯注》之外,還有許多其他名家注釋與解讀的版本。在某網絡論壇上,“錢穆的《論語新解》和楊伯峻的《論語譯注》哪本比較好”這一問題引來近百條回復。

            其中一位回帖者總結了自己的閱讀心得:“楊伯峻的《論語譯注》是以語言學的學術底蘊去讀的;錢穆的《論語新解》是以純正國學、傳統的解經思路去讀的;南懷瑾的《論語別裁》融通佛學與道家,而對《論語》作了別樣的闡述;李澤厚的《論語今讀》則從西方哲學和馬克思主義的學術體系管窺《論語》。這些書各有側重。

            不滿足于解構過的經典,渴望深度閱讀,渴望閱讀原汁原味的古籍,已成為當下傳統文化熱中顯現的新需求。對此,出版社的感受最敏銳,李忠良介紹,2006 年中華書局出版了于丹的《論語心得》,銷量達 500 余萬冊,促進了傳統文化的普及。

            中華書局總編輯顧青認為,2007 年前后曾出現一輪國學熱,于丹、馬未都、王立群、閻崇年登上《百家講壇》,講解歷史和傳統文化,重在闡釋、普及,有鮮明的個人風格。時隔十年,情況有了很大不同,“現在的讀者開始真正關注經典,這一輪國學熱更扎實、更深刻,更貼近中華文化的本源”。

            讀國學經典要講究主次順序

            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講師謝琰也注意到,關于國學經典的網上學習,十多年前,不外乎在百度、谷歌搜搜,現在很多年輕人更喜歡上知乎進行討論,“大家對傳統文化專業性的追求越來越高,希望獲得一些更地道的知識。

            在知乎上,網友們針對《山海經》版本進行的討論很熱鬧。一位網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國學典藏版《山海經》盡管是簡體橫排,但帶有全部的古注和郝懿行箋疏,是其他版本所不具備的。

            自由撰稿人李天飛熱愛古籍,眼見身邊人讀國學經典的同道人多起來,但也遇到不少“奇葩”,不少人要么讀成了小文青,要么讀成了老古董。“他們喜歡納蘭性德就拼命看,別的一概不看;喜歡《周易》就一頭扎進去,別的一律看不起。

            “非文史哲專業出身的普通讀者,如何讀國學經典?”“各種不同的注釋版本該怎么選?”“系統學習國學應該按照怎樣的先后順序?”許多讀者在懷有濃厚興趣的同時,也對國學經典閱讀存在很多困惑。

            面對大家對經典的熱鬧閱讀,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劉石很開心,“這說明傳統文化在重新回歸,這是好事。”不過他也提醒,所謂原典,永遠是少數人在看,古典文學教授把《論語》和《孟子》一字不落全看完的也沒幾個,“作為普通大眾,我并不提倡讀原典,對他們而言,讀有今人注釋的文言文更現實。

            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李山認為,經典對所有人敞開,普通讀者有閱讀興趣也可以去讀原典。“國學實際就是本土學問、中國傳統之學,經、史、子、集是其中的精華。非文史哲專業出身的普通讀者可以找中華書局、上海古籍出版社等權威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書籍來讀,也許起初‘荒腔走板’,但只要始終保持興趣,閱讀和理解的能力會慢慢提升上去。”

            李山說:“讀古代經典,是吸收面向未來的精神營養,也是發掘數千年來支撐一個民族在艱辛中生存下來的精氣和骨血。”他認為,人們對經典的閱讀需求,也會促使讀者、出版社、學界之間形成一種良性互動,推出更多忠實于經典文本、適合當代讀者的作品。

            謝琰建議,“讀國學經典,不能亂讀一氣,最好不要一味追熱點,要講究由主到次的順序。聶石樵先生就跟學生說過,要讀正經正史。”他說,作為比較專業的讀者,讀國學經典要有等級、次第,否則容易走偏。

            文字來源:

            [1] 楊伯峻.論語譯注(大字本)[M].北京:中華書局2015.

            [2] 楊伯峻.論語譯注(典藏版·附論語詞典)[M].北京:中華書局2015.

            [3] 豆瓣讀書.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384599/.

            [4] 路艷霞,李揚.《論語譯注》緣何年銷四十五萬冊[N].貴陽日報,2017.

            男女真人裸交动态图